新雕塑 首页 资讯频道 观点

长篇幅讲述:“凝固的盛宴”之西方建筑雕塑

2019-6-19 16:29
收藏 分享 邀请

这个雕塑有一种流动的美感,如凝固的奔腾浪花,仿佛随时准备起飞,刺破你的视野一般。这个雕塑诠释了整个雕塑在那个瞬间的完美姿态。与同期的那些相对呆滞的雕塑相比,身体线条和薄纱被浪打湿贴在身上的质感都写实而 ...

就巴黎的雕塑而言的话,自然是卢浮宫质量最高。

第一个印象深刻的雕塑是胜利女神像。

新雕塑:长篇幅讲述:“凝固的盛宴”之西方建筑雕塑_俩半石匠

我知道这个雕塑最早的缘由是《圣斗士星矢》里面雅典娜手中的胜利女神小雕像,可以变大成为雅典娜的圣衣(“只见悟空从耳中掏出金箍棒,晃一晃,碗来粗细”)。

这个雕像是在一座面海的悬崖上发现的,据说是为了迎接海战胜利的官兵。胜利女生脚下是破浪的船头,整个身体前倾,翅膀张开,似飞将飞。虽然头部和手部都被毁,但是依然可以看出她的姿态应该是手中举着类似武器或权杖的东西。某种程度上,你可以把她想象成哥伦比亚电影公司片头的那个女神形象。

这个雕塑有一种流动的美感,如凝固的奔腾浪花,仿佛随时准备起飞,刺破你的视野一般。这个雕塑诠释了整个雕塑在那个瞬间的完美姿态。与同期的那些相对呆滞的雕塑相比,身体线条和薄纱被浪打湿贴在身上的质感都写实而不繁琐。

新雕塑:长篇幅讲述:“凝固的盛宴”之西方建筑雕塑_俩半石匠

维纳斯

我其实以前一直不明白这雕塑哪里好看,直到看到真身。怎么说呢,很早之前艺术书籍上都会盖棺定论说这尊雕塑是力与美的完美结合,直到看到她我才理解了个中意味。其实维纳斯是挺结实的,我想姑娘们如果被形容为“结实”大概不会很高兴,但是维纳斯的强壮确实非常健康,作者对女性腹肌线条的处理也非常美。维纳斯最大的特点就是明明她非常健壮,但整个人体的线条非常柔和,非常自然。仔细看的话,其实维纳斯的姿势并不正常,有点扭曲,腰背部应该非常紧张才对。然而奇妙之处就在于维纳斯完美地做到了这种身体紧张和松弛的平衡,使得形体在静止中又有着动感。很难想象数千年前的人是如何做到这样的完美统一的。

新雕塑:长篇幅讲述:“凝固的盛宴”之西方建筑雕塑_俩半石匠

汉谟拉比法典

古巴比伦展区的雕塑体量都很大。汉莫拉比法典保存状况之好非常让人震惊。法典是玄武岩所制(“古巴比伦王颁布了汉谟拉比法典,刻在黑色的玄武岩距今已三千七百多年……”请大家自动脑补),经历千年依然光滑如新,反光非常漂亮。石碑大概有两米多高,整体形状就像一个石印章,上端是汉谟拉比从象征法律的太阳神接过权杖。法典本身还有一些复制品,可以作为法律参考陈列在巴比伦王国各个城镇中,所以馆里也有其他一些较小的复制品展出,当然啦,都没有原件这么威武霸气。

新雕塑:长篇幅讲述:“凝固的盛宴”之西方建筑雕塑_俩半石匠

之前在香港科技馆看过美索不达米亚平原文明展,再来卢浮宫,发现之前看的都是渣渣。其中有一个开放的庭院(库尔沙巴德中庭),陈列了曾经守卫库尔沙巴德城(亚述国王宫殿)城门的五座巨大带翼牛身人面像,严格来说,法国人基本上把人家整个城门都搬了过来。这些守门雕像大概有四米多高,非常有气势。巴比伦文明非常强调力量,贵族对狩猎也非常痴迷,所以建筑和雕塑中动物线条和肌理的刻画非常成熟,然而大家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这几座雕像都有五条腿,细想起来,可能是两种建筑模式过渡时期的妥协:巴比伦文明对于透视和立体的研究可能还是要落后希腊罗马一些,所以虽然正面两条前腿处理方法非常像单体雕塑,但如果雕像侧面也这样处理,那么城门侧面就会凹进去一块,没有相对光滑那么好看,所以侧面就处理成了浮雕的样式。也就是说正面是正常透视,可以看见两条腿,侧面可见看见四条腿,这样一方面无碍观看,还最大程度上保留了城门的相对平整的结构。

新雕塑:长篇幅讲述:“凝固的盛宴”之西方建筑雕塑_俩半石匠

这个厅后面有一间大房子陈列了一个巨大的柱头,也就是柱子顶端的装饰物,为什么不展览整个柱子呢,因为实在实在太大了。光是柱头就六七米高。这个柱头来自阿布达纳宫殿(又称“七十二柱宫”),2500多年前由大流士开始兴建,由于工程浩大,直到他的儿子薛西斯(看过《斯巴达三百勇士》的少年一定对里面的大反派,就是那个长得像街霸里印度阿三{又称‘长手长脚’}的家伙有印象)才最终完成。宫殿的石柱原都有20米高,有七十二根柱子,你可以想象有多大了吧。我每当想象那么大的建筑,就想起阿森纳教练温格对小球员说的,一个人一天只能吃三顿饭,睡一张床,你要那么多钱那么大房子干嘛。

新雕塑:长篇幅讲述:“凝固的盛宴”之西方建筑雕塑_俩半石匠

克罗顿的米隆

米隆是希腊的英雄式的运动员,职业生涯辉煌无比,然而暮年始终不服老而骄傲的他,本想空手掰开已有裂缝的树桩,却反被夹住,循声而来的狼群吃掉了他。然而雕塑家皮热却选用了更加力量化的一只狮子来代替狼群。这个雕塑雕了十年,人体,狮子还有树干分别采用不同的雕刻方法来塑造,雕塑是献给路易十四的礼物。

作为一个“希腊化”时期的雕塑,《克罗顿的米隆》常常被用来和《拉奥孔》做对比,都非常强调呈现戏剧性动作的顶点瞬间,《拉奥孔》后面会提到。这个雕塑整体紧张而绝望的气氛非常浓重,有几个细节值得注意,一个是狮子爪子扎进米隆背部时显示出的狮子前臂的力度,因为狮子已经是挂在米隆背上,所以爪子深深勾住米隆背上肉的时候米隆的身体整体就后仰了,使得雕塑本身的力量在这个点上通过二者的牵拉得到了平衡;大家注意米隆的腿,他由于过分痛苦脚趾扭曲地夹紧泥土;手臂向后探挠,显示出一种焦灼和绝望,我们日常也有背上奇痒难耐,却始终挠不到痒处的经验,试想是一只狮子在撕咬你又会是如何呢;还有一点就是,这个雕塑整体来看,有一种扭动旋转的“势”,既纠结又很舒展。

新雕塑:长篇幅讲述:“凝固的盛宴”之西方建筑雕塑_俩半石匠

《被爱神吻醒的普赛克》

全卢浮宫最浪漫的雕塑。故事是说掌管爱情的丘比特爱上了一个小美女,公器私用地互射二人一箭,就相爱了(这么爽……)。然而维纳斯嫉妒她,诱惑她开启魔瓶而陷入长眠,小英雄丘比特将其吻醒。整个雕塑光滑如玉,甚至使人感觉仿佛罩着一层水汽,甚至线条都显得很薄。结构也十分特别,二人的姿态构成像X一样的关系,整体来看,雕塑甚至是中空的。相对而言,小美女普赛克的形体更为完美,她对情人纯粹的渴望姿态在其后仰着用手抱住丘比特的动作中显露无疑,动作极其舒展温柔。这个雕塑有种“人迎接神的拥抱”的感觉。

顺便提一下罗丹美术馆

新雕塑:长篇幅讲述:“凝固的盛宴”之西方建筑雕塑_俩半石匠

新雕塑:长篇幅讲述:“凝固的盛宴”之西方建筑雕塑_俩半石匠

新雕塑:长篇幅讲述:“凝固的盛宴”之西方建筑雕塑_俩半石匠

我个人是比较不喜欢罗丹的,我一直觉得虽然他是一个非常努力的艺术家,但还是比较匠气。我觉得他的雕塑形象都比较“作”比较矫情,不论是《地狱之门》《思想者》还是《永恒的偶像》都有这种倾向,就是为了追求那种美感而牺牲了自然的姿态,显得殊为刻意。但又不像复古的那帮人那么华丽,反正使我感觉很别扭。

新雕塑:长篇幅讲述:“凝固的盛宴”之西方建筑雕塑_俩半石匠

他的作品有一个我很喜欢,但是在罗丹美术馆没看到,叫《沉思》。在一块四方的大理石上一个少女的头像,眼神若有所思。这件雕塑省俭了所有其他不必要的部位,却非常细腻地刻画了少女的神情。凝滞的石质基座和眼眸中流动的忧郁思绪形成一种张力。这不禁让我想起欧律狄刻的故事。欧律狄刻是奥尔弗斯的妻子,被毒蛇咬死后奥尔弗斯悲痛不已,遂下地狱向哈迪斯求情,用自己满级的竖琴乐声感动了冥王,答应他可以将欧律狄刻带回人间,然而条件是一路上不可以回头看自己的妻子,结果最后他还是没忍住,看了一眼。结果妻子永留地狱,前功尽弃。我很喜欢《圣斗士》里面对这个故事的一点改动,欧律狄刻变成了一座石像,可以说话不能动弹的石像。我第一次知道《沉思》的时候就想到这个故事,这个少女的忧愁中有种不知所往不忍责备的温柔,单纯真挚,甚至带有宽容的神色,虽然她被困在石中。

罗丹是个雕塑疯子,甚至有点神经质。现代舞之母邓肯曾经回忆起她唯一一次见到罗丹的经历:罗丹看到她的时候一句话都没说,就走上前来认真地摸她的腰,然后瞬间把时年二十出头的她吓跑了。后来她想可能是他职业病犯了,像对待雕塑那样对待她的身体,她甚至开起自己的玩笑,说自己当时如果不拒绝他的话,可能会有一座以她为原型的雕塑传世。

自张怀瑾《书断》以来,“能品妙品神品”就一再作为一种传统品评方法沿用而今,现在我也姑且一用。个人觉得罗丹的作品整体而言只能归为能品,相对匠气,虽然在艺术史可能作为跳出古典的希腊罗马传统的有益尝试而为人津津乐道,但本身的艺术水准却没有达到更进一步。这有些像宋诗中的“白战体”,为求陌生化而跳出传统的手法,剑走偏锋,就容易显得形式大于内容了。“当时号令君听取,白战不许持寸铁”的口号自然听起来豪气干云,但就艺术审美来说,可能我更乐于接受并且也更实在的是“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吧。

罗丹美术馆旁边就是荣军院,荣军院中存有大量冷兵器时代的盔甲和武器,样式非常非常华丽碉堡,好像在游戏中一般。荣军院南侧就是圣路易教堂,拿破仑墓就在教堂正下方。圣路易教堂最壮观的就是它的巨大金色穹顶。鉴于在法国期间正好遇上塞纳河上最招摇的亚力山大三世桥被人撬走了两块百年历史的青铜板,我想经济危机再进一步深入,一定有哥们会爬上圣路易教堂撬点金砖下来的。拿破仑的墓非常小,咖啡色石棺,大概不会比一张办公桌大很多,想来他实在是太矮了。

我个人最喜欢的一个公园是卢森堡公园,就是海明威还是个穷屌丝的时候经常去的地方,作为一个穷屌丝我发现这里果然不错。海明威每到饭店没钱吃饭,就在公园里瞎逛,心中默念我已经吃过了我很饱我已经吃过了我很饱我已经吃过了我很饱……然后饿过了继续回去写东西。卢森堡公园是那种安静到你觉得你可以活得像只鸽子一样的地方。卢森堡公园往东,就是先贤祠(又称万神庙),当然啦,是山寨罗马的万神庙。考虑到我过了十天又去了罗马的正版万神庙,所以这个两百年前的山寨货建筑上就显得没有那么牛逼了,当然先贤祠里还是有干货的,比如卢梭啊孟德斯鸠啊伏尔泰啊居里夫人啊雨果啊左拉啊都葬在这个地方。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想到黄帝陵啊大禹墓啊什么的,总觉得没看见棺材里的东西很难让我信服。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唯一使我确信的是卢梭的棺材,因为只有他这么奇葩的人才会用这么奇葩的棺材。棺材里开了一个小门,小门里伸出一只擎着火炬的手。我可以编出一百条不同的微博吐槽这个设计,当然死者为大,我还是不吐了。

新雕塑:长篇幅讲述:“凝固的盛宴”之西方建筑雕塑_俩半石匠

新雕塑:长篇幅讲述:“凝固的盛宴”之西方建筑雕塑_俩半石匠

新雕塑:长篇幅讲述:“凝固的盛宴”之西方建筑雕塑_俩半石匠

作为建筑而言,最碉堡的可能还是巴黎圣母院了。今年是巴黎圣母院建成850周年,所以专门从圣城请了圣荆棘王冠和真十字架碎片,做一年的轮展,所以朝圣的人很多。像巴黎圣母院这样的哥特式教堂巴黎不只一座,但是体量这么大,工艺这么繁复,确实不可多得,外围一周的怪兽排水口非常帅气,错落的百合花形彩玻璃窗实在华丽到掉渣。当然了,现在的巴黎圣母院已经不是原始的模样了,法国大革命对这类古建筑都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以前八座钟楼在革命后只残存一座,如今都是150年前修复的。不过法国人的文物修复能力真的很强,真是修旧如旧。圣母院里各个小厅里雕塑很有特色,但人流太大,不及细看,祭坛周围的一圈木质故事壁画非常有趣,保存得也好。圣母院中有个另外买票的珍宝馆,我看到很多黄金和珍珠用料毫无节约的大型容器和权杖,权杖应该是属于主教的。容器中有透明玻璃保护,透过玻璃可以看到每个容器中都盛放着一节人骨,有的是指骨,有的是颅骨碎片。我直到去了圣徒礼拜堂才得知,我在巴黎圣母院珍宝馆看到的就是耶稣圣骨。

新雕塑:长篇幅讲述:“凝固的盛宴”之西方建筑雕塑_俩半石匠

新雕塑:长篇幅讲述:“凝固的盛宴”之西方建筑雕塑_俩半石匠

圣礼拜堂就在巴黎圣母院旁边,是路易九世为了安放从君士坦丁大帝处买来的耶稣圣物(荆棘王冠、朗基努斯枪碎片、耶稣圣骨等)而建造的礼拜堂,购买圣物的价格远高于整个礼拜堂的造价。而路易九世因为恭迎圣物的行为被封为圣路易(我一直想,这感觉就像小职员为了变相贿赂上司,高价收购领导“墨宝”的行为,当然纯玩笑~)。圣礼拜堂最最令人震撼的是它原本设计时不向平民开放的二层礼拜堂,这层礼拜堂不仅有十二使徒雕像,还有原本陈列圣物的神圣祭坛。当然这里最著名的就是15扇高达十几米的彩绘玻璃窗,分别描绘了《创世纪》《出埃及纪》《列王纪》等圣经故事,玻璃窗用色变化莫测,繁复精致,有些颜色的搭配真是妙到毫巅,真是出人意表。而且十五扇玻璃窗个个不同,各有特色,华丽得让人无法集中精神。

本来荆棘王冠、朗基努斯枪碎片都是安放在祭坛上,然后法国大革命爆发后,巴黎一片混乱,圣礼拜堂被毁去大半,祭坛上的圣物全部丢失。而我不知道在巴黎圣母院展出的荆棘王冠是否就是以前藏在圣礼拜堂的原件,但现藏的耶稣圣骨确为先前圣礼拜堂所藏之原件。

提到耶稣的荆棘王冠,去年年底有个非常雷人的新闻。

西班牙博尔哈镇有一幅“戴荆冠耶稣”教堂壁画,该壁画是由19世纪画家创作的。然而,因为日久失修,壁画颜料剥落,但教堂却苦于没有经费修补。近日,该教堂获得了捐款,请来了复修专家。然而当专家来到教堂检查壁画时,却赫然发现有人已将画像“修复”了,只是复修技巧拙劣如同涂鸦。原来是住在教堂附近的一位八旬老妇不忍心见到壁画受损,便自己拿来颜料修补,结果却令耶稣面目全非,酿成一场艺术品复修的噩梦。目前,图片中的荆棘冠已经变成一个毛皮罩,嘴巴也已模糊一片。

新雕塑:长篇幅讲述:“凝固的盛宴”之西方建筑雕塑_俩半石匠

我觉得这个老婆婆简直是当代艺术家

至于比较标志性的凯旋门和埃菲尔铁塔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不过凯旋门确实比我想象中大得多得多得多,确实很有气势。埃菲尔铁塔嘛,旅游旺季据说顶端观景台每十分钟就有一次求婚。同学们考虑一下。

让我们告别伟大而华丽的大巴黎,来到罗马。我刚到罗马火车站的时候想的是,尼玛,罗马这是最近又被尼禄放了一把火吗?破成这样……我顿时觉得自己来到了某小县城。好吧,嗯。

梵蒂冈博物馆的话,除了人太多的主要问题就是指示、藏品介绍太少了。当然藏品还是很屌的。

新雕塑:长篇幅讲述:“凝固的盛宴”之西方建筑雕塑_俩半石匠

新雕塑:长篇幅讲述:“凝固的盛宴”之西方建筑雕塑_俩半石匠

我先看到的是《拉奥孔》,藏在在梵蒂冈的八角庭院里,这个庭院里堆满了雕塑,我一时都没发现自己眼前的就是拉奥孔。我想莱辛讲《拉奥孔》以来,古今中外的人谈及甚多,先辈珠玉在前,实在说不出什么新意。不过相对我自己的想象来说,这件雕塑要小一点,我以为大概至少是真人比例,结果比真人比例还是要小一些。肌肉线条的力度几乎称得上惊心动魄,《克罗顿的米隆》在某些方面受他影响很大。甚至拉奥孔的肌肉线条都非常完美得呈现了人紧张恐惧的心理状况,肢体肌肉的高度紧张和腹部肌肉的收缩扭动,你只要自己想象一下自己被蛇缠到背上,就知道雕凿的精确了。十五世纪的时候《拉奥孔》出土,右手是丢失的,当时人们对于他的右手应该这样布局争执不休,实际上基本上大家都认为他应该把手指向天空,显得更加戏剧性一点,但只有米开朗基罗认为他的手应该向头侧弯曲整体才能达到力度的平衡。最后教皇出面组织比赛,拉斐尔当评委,还是采纳了大多数人的意见,补全了雕塑。也就是说雕塑有好几百年右臂是伸向天空的。然而1957年罗马一个工地出土了拉奥孔的右臂,证明了我的偶像米开朗基罗是对的。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看到的拉奥孔比歌德莱辛和拉斐尔他们看到的都完美!

新雕塑:长篇幅讲述:“凝固的盛宴”之西方建筑雕塑_俩半石匠

八角庭院中另一件著名的雕塑就是观景台的阿波罗。阿波罗的身材非常修长,并且非常光滑,但不是女性化的肤若凝脂,光滑下的肌理还是清楚准确的,倚着月桂树的阿波罗应该是准备弯弓搭箭,左脚正准备向前迈出一步。虽然手中弓箭都已经遗失不见。他脚踝部的肌肉感和身上的衣服褶皱都十分传神。阿波罗身体的健康和姿态的自然都无以附加,虽然身体肌理还没有达到《大卫》那样完美。

梵蒂冈有大量的石质器物,不论是石棺还是各种容器。就那样随便堆着,真想抱一个回家。梵蒂冈里面有相当数量的拉斐尔的作品,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雅典学院》了吧。就我个人而言,我并不是特别喜欢拉斐尔,作为一个中世纪和文艺复兴过渡中的艺术家,他的有些常用技巧还是挺宗教化,以至于有点让我审美疲劳。

新雕塑:长篇幅讲述:“凝固的盛宴”之西方建筑雕塑_俩半石匠

我不得不提我最最亲爱的米开朗基罗,来到西斯廷礼拜堂,我望着天花板上的《创世纪》,我感到我要是住在罗马,天天来看,我的颈椎病一定能很快痊愈。然而另一方面,米开朗基罗为了画《创世纪》和《末日审判》,一个人分两次,在这个地方工作了十多年。歌德说,来到西斯廷,你就可以知道,一个人可以做到什么。我一直非常认同塔可夫斯基的一句话,艺术就是在人性中寻找神。我在礼拜堂看到的这些,充分说明了他的话,一个人如何创造艺术神迹。我想语言太苍白了,太苍白了。当然我喜欢他的雕塑胜过喜欢他的画,当然只要是他做的,衣架我都喜欢。据说当时是因为地位崇高的拉斐尔和米开朗基罗关系不好(米开朗基罗好像和所有人关系都不好),故意刁难他,让作为雕塑家年少成名的他去画壁画,而壁画正是拉斐尔的成就最高之处,以此好挫挫小青年的傲气。然后你懂的,米开朗基罗这种性格面对挑战,一定是会玩命的。当然一切都是有代价的,这两件旷世奇作对他的健康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他的脖子晚年几乎无法弯曲。

新雕塑:长篇幅讲述:“凝固的盛宴”之西方建筑雕塑_俩半石匠

就雕塑而言,米开朗基罗堪称抛光界的大师,我想如果给他足够时间,他可以将石头抛光做出豆腐质感,做得比小津安二郎还好。我在罗马看到的第一件他的雕塑,是在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这里岔开一句,圣彼得大教堂实在是太他妈壮观了,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教堂,规模之大,装饰之繁复真是眼花缭乱,它的大厅有多高呢,我觉得奥特曼可以在里面自由走动吧。《哀悼基督》,有的时候觉得人与人相比,真是很悲惨的事情,怀抱基督的圣母像这个题材实在太过常见,同题材的作品,雕塑绘画少说我也见过一百种。可是这一件的价值比其他所有加起来都大,其实这个作品另外一个翻译名可能更好诠释,《圣殇》。许多同题材的作品关注点都在母子间的情感,处理得世俗滥情,圣母的悲痛显得空虚。而这一件作品中,圣母毫无那种肤浅悲伤,显得肃穆而宁静,但又不是冷漠,似乎她在意的不是肉体的拯救,而是对基督灵魂的认同,这种悲伤显得非常光明开阔。她静止不动,但似乎身体正张开着,给予保护。在这件雕塑上呈现了一种状态化的平衡,母性和神性完美融合,神态异常柔软。区别于同代人和普通肖像,米开朗基罗并不追求动作的戏剧性,而关注内在的状态。许多雕塑都是在表现一个最冲突的瞬间,悲剧的顶峰,人物的造型大多夸张明确,而在米开朗基罗这里,一切都是次要的。但他并不是没有细节,他充满细节,完美无瑕的细节,这一点就比罗丹高明得多。对于衣服质感,人的肌肤,伤口的不同处理极见功力,米开朗基罗的作品与他人的一个很大不同的是,许多雕塑家(几个人除外)只不过是把一块大石头凿去一部分,雕成个人型,而米开朗基罗雕塑都不会仅限于此,他的雕塑都是见筋见骨的,还是一块大石头的时候,他就对人物筋骨,重心,着力点都有判断,否则不可能处理的如何精确。他这样的完美主义者,绝不会满足雕“型”,他的雕塑虽不见骨,但发明是有着精确考量的,对于人体动态运作几乎可以以假乱真。我有时候真是觉得米开朗基罗就是美杜莎,他不过是让真人石化了。真真神品。米开朗基罗23岁完成这一件作品,震惊罗马,许多人根本不相信是他雕的,他只好在雕塑上加上了自己的名字以示说明。这就让人想起肖洛霍夫,他也是在23岁的时候出版了《静静的顿河》第一部,有人怀疑他是偷了别人的作品,直到十几年前手稿被发现。有些人来到世界上就是为了实现奇迹和颠覆我们世界观的。

新雕塑:长篇幅讲述:“凝固的盛宴”之西方建筑雕塑_俩半石匠

我看到的第二件米开朗基罗的雕塑是在文科利的圣彼得礼拜堂,这个礼拜堂供奉了圣彼得在耶路撒冷被囚禁时期身上的锁链,摩西像是作为米开朗基罗设计的行人教宗的陵墓的中心雕像存在的。这个教堂非常傲娇,午休休到下午三点才开门,然后来看摩西的人就在教堂门口的地上或者长椅上看鸽子晒太阳吃冰激凌什么的。看到实物的时候我才发现这块大理石是有瑕疵的,人物腿部石色很暗,而且那一块石质看上去不是太饱满。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参与过云南广西边境常见的“赌石”,其实就是赌博活动,玩法有点像德州扑克,每切一刀石头,石质越明确,价格来去也很大,很多人为了一块原来看上去不错很有可能有优质翡翠的石头倾家荡产,结果一刀下去,一个坏眼,千金就买了块顽石。我觉得这块大理石可能也是到后来才发现石质不够好的,因为雕塑家不负责选材,所以米开朗基罗只能硬着头皮上。许多雕塑描绘了年轻少男少女,雕得也体态轻盈,或者说飘。因为石质相对来说均匀,有时表现人身体的重心和着力点就相对困难,许多雕塑其实看起来都重心太高而不真实。而对于米开朗基罗来说,这都不是问题,他经常非常巧妙地将计就计,通过衣服的布局(石质衣服比普通衣服重)来整个雕塑的重心,在视觉上人物的重心也随之下降了。摩西的例子就很典型,整个雕塑因为重心稳固显得很庄重,摩西凝神远望,仿佛追索“牛奶与蜜之地”,他的神态和他的身体状态是相配合的。他的胡子尤其显功力,因为胡子本来丝缕就细,他还故意设置了重叠,在重叠中还要体现质地的弹性,米开朗基罗真是找罪受啊。我想他应该很快活。罗马也有摩西喷泉,自然也会有个摩西雕像。但那个肯定不是米开朗基罗做的,那个看上去就像个发型比较时髦的县委书记,米开朗基罗的摩西才是“民族领袖”啊,这气场啧啧。

我们来到罗马,不得不提罗马地头蛇贝尼尼同志,全罗马贝尼尼的作品大概和乾隆的题字一样多,遍布罗马大家小巷。我在罗马主要的遗憾也和贝尼尼有关,因为藏有两件贝尼尼重要作品的博格赛美术馆非常之傲娇,每天限制人数,还要提前预约,结果我那天预约的时候发现唯一的空位要过一个礼拜才有,WTF!过去博格赛和工作人员磨叽了半天,还是不让进,让我在里面擦一天地板我都愿意啊亲。

新雕塑:长篇幅讲述:“凝固的盛宴”之西方建筑雕塑_俩半石匠

新雕塑:长篇幅讲述:“凝固的盛宴”之西方建筑雕塑_俩半石匠

回到圣彼得大教堂,里面很多都是贝尼尼的雕塑,进门右手回廊虽然暂时关闭,但透过玻璃还是看到了一个骑马雕像,我之前完全没有见过,但后来虽然知道是贝尼尼的作品,但直到现在都不知道名字。这个雕塑实在是非常帅,因为是室内装饰建筑,还非常巧妙地解决了马的平衡问题。而且贝尼尼是个气流大师,他非常擅于通过衣服褶皱和头发的动态来表现动作附着的气流变化,使得静止的雕塑也有了速度感,有升腾或者旋转的效果。当然,也和主题有关。

教堂里面还有几座教皇的墓室,之上的雕塑也是贝尼尼所做,这些雕塑虽然因为宗教功能过于强烈而容易被忽略,但其艺术造诣依然极高,甚至这种多种大理石复合镶嵌的工艺真是非常巧妙,将人物和袍子的质地做了明确的区分。

新雕塑:长篇幅讲述:“凝固的盛宴”之西方建筑雕塑_俩半石匠

新雕塑:长篇幅讲述:“凝固的盛宴”之西方建筑雕塑_俩半石匠

教堂的穹顶是米开朗基罗设计,穹顶之下就是辉煌无比的青铜华盖,以及背后的圣彼得祭坛。工艺上已经达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极端华丽,我其实我最想说的是贝尼尼的作品那样多,包括梵蒂冈圣彼得广场上的天使像,圣天使桥上的雕像等,其实最完美的还是《圣特蕾莎祭坛》:

新雕塑:长篇幅讲述:“凝固的盛宴”之西方建筑雕塑_俩半石匠

我想用雕塑表现腾云驾雾只有贝尼尼成功了,贝尼尼为了表现圣特蕾莎在迷幻中感到天使来临与他腾云驾雾的境况,可谓是想出了最完美的解决办法。我们看到的雕塑其实只是实体的一部分,这个雕塑其实有一个巨大的基座,为了让两个人物悬空而不失平衡,两人背后的弯曲石柱向后扩展连接到基座上。好像天使和圣特蕾莎不过巨浪顶端的浪花,而他们背后是海洋在支撑着他们。人物的姿态更是完美,天使侧头的可爱与耐心,圣特蕾莎全身失重的表现,云雾的烘托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宗教的迷幻效果恍如梦境,迷幻归迷幻,依然可以如此优雅。

这个雕塑在一个非常小的精致教堂里,叫圣马利亚·德拉·维多利亚教堂。我去的时候,门口有个三十岁左右的失业意大利男子,身材魁梧,手拿一个可乐纸杯,似乎有乞讨之意。他见我要进教堂,笑嘻嘻地握着把手帮我推开了门,然后立马伸手问我要钱,我笑了笑,摇了摇头,他瞬间板了脸,手往身边一收,就重重地用门夹了我一下,我就骂了一句,但还是急忙进去看贝尼尼了。出来的时候他还是笑嘻嘻地开门,一连串的“再见”“byebye”“ciao”“撒扬娜拉”然后看我丝毫不理他,加了一句“Fuck you!”唉,鉴于我应该是打不过他的……可是我好不爽啊我好想打架啊!

新雕塑:长篇幅讲述:“凝固的盛宴”之西方建筑雕塑_俩半石匠

贝尼尼同学几乎将纳沃纳广场设计成了自己的私家花园,除了摩尔人喷泉外,他还设计了最中心的四河喷泉,《四河喷泉》是贝尼尼为教皇的宫殿设计的喷水池。“四河”指人类征服的四条大河:多瑙河、恒河、尼罗河、拉普拉达河(Rio de la Plata),同时这四条河流又代表了人类文明的四块大陆:多瑙河表示欧洲,恒河表示亚洲,尼罗河表示非洲,拉普拉达河表示美洲。在这里,作者用四个大理石人体雕像象征了四条河流,中间是假山和一个埃及式的方形花岗岩尖塔,寓意着天主教在全世界的胜利。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工农兵学商”一起庆祝社会主义胜利大团结的联想哈哈。四河作为四个支撑柱的主题环环相扣,互相衔接。整体性非常强。顺便说一下,纳沃纳广场靠近摩尔人喷泉的那个出口巷子第一家冰激凌店好吃到爆!好吃到我又相信爱情了。

新雕塑:长篇幅讲述:“凝固的盛宴”之西方建筑雕塑_俩半石匠

许愿池也是贝尼尼的作品,然后我会告诉你们我许的愿和我在天宁寺许的愿一样吗。

作为一个非常喜欢那种比较自然的建筑的人,其实觉得残破的建筑也很有魅力,所以我还是很喜欢古罗马竞技场和农神庙废墟。站在古罗马斗兽场,我想起来南京,想起了南京奥体中心,面对着荒芜宁静的竞技场,眼前画面重叠了南京球迷坐满了奥体的情景,脑中就开始回荡着南京球迷荡气回肠的声音:“呆逼!呆逼!呆逼!”

新雕塑:长篇幅讲述:“凝固的盛宴”之西方建筑雕塑_俩半石匠

看了这一区域的遗址之后,我感到教会真的很霸道啊,罗马当时被征服,如果建筑所属机构不表示信教,都会被轰杀至渣,现在保存最好的就是万神庙。因为罗马沦陷第二天它就投降了,头上插了一个十字架,就像免死金牌一样。万神庙绝对是我见过我屌的单体建筑,没有之一,这么大的一个神庙内部没有任何一根柱子支撑,半径五十米的穹顶也没有任何内部支撑。万神庙的构造就像一个电饭锅,但是两千年前又没有钢筋混凝土,确实非常难以建造,其实就算用钢筋混凝土,也会因为太重而导致墙体坍塌,人们后来得知,古罗马人当时使用的混凝土是来自那波利附近的天然火山灰,再混入凝灰岩等多种骨料。然后在建造穹顶时,将比较重的骨料用在基座,然后逐渐选用比较轻的骨料向上,到顶部时只使用浮石混杂多孔火山岩。另外,穹顶的厚度也逐渐削薄,从穹顶根部的5.9米一直减少到顶部的仅1.5米。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粉丝 阅读69 回复0
上一篇:
观点丨著名雕塑家潘鹤 —— 雕塑品是深藏灵魂的发布时间:2019-06-06
下一篇:
一文读懂定窑到底是官窑还是民窑发布时间:2019-07-11
推荐资讯
精选资讯
阅读排行
精选案例展示

   专注传统工匠的现代创作

咨询电话

0311-83536080

周一至周日9:00-18:00

联系邮箱

10266248@qq.cn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冀ICP备15009654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