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雕塑 首页 资讯频道 观点

宁静的梦——张卫雕塑作品赏析

2019-7-13 15:34
收藏 分享 邀请

与复制摹本的传统雕塑不同,在张卫的创作中对形式的想像是第一位的。他对形式的想像不是对自然物的摹似再现,而是将对自然物的记忆化为最简约的符号,通过符号重组,把他对自然物的情怀倾注在重组的符号形象中。


宁静的梦

张卫雕塑作品赏析



郭士俊


  从形态认识的角度出发,雕塑的空间形态是团块的。因为在现代艺术兴起之前,雕塑就是复制或摹仿人或动物的造型艺术。而人与动物在空间中的形态是团块的,理所当然地— 雕塑,就成为团块的造型艺术。


  与自然形态或其它人工的团块不同,雕塑的团块是由构件和和它们的运动姿态结构生成,这与摹仿直接相关,因此这是一个依据“摹本”原型(借用石冲的概念,指真实的人或动物的原型)可以检校的形态;


  团块的艺术魅力还在于它的体表凸现着的张力。这种张力来自精准结构层之外的隆起体块,包括结构之间的凹陷或空洞,这是艺术家想像并竭力经营的空间部位,它是结构与力的表现层面。


  团块另一个极具表现力的是它的体表肌理,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泥感”  它是艺术家的趣味追求和技巧能力的综合展演,源出心性和学养的意识层面。


  团块之所以谓之“艺术”是因为它以形态节奏和张力的表现,将雕塑人的想像与意志以“合乎自然,邻于理想”的方式移情于形式,于是形式本身被赋予人的生命状态。这种赋予令雕塑在复制原型的历程中,由工匠式的精准复制走向雕塑家个人心性的释放,作品因此而跻身于审美的行列。   

新雕塑:宁静的梦——张卫雕塑作品赏析_俩半石匠

《宁静的梦》


  对于“雕塑感”的认知,团块是一种重要的形式判断,它还决定着雕塑教育的目标和程序,雕塑的创作思维,并衍生出相应的审美空间。  


  所以人们对于雕塑方方面面的评说,都在团块 — 这个形式概念的覆盖之内。若以形态论作品,从今天的李象群,上溯到他的前辈潘鹤,再到贾科梅蒂,摩尔,马约尔,罗丹,米开朗哲罗…… 他们的作品形态都在团块之内,无出其囿。


  团块形式成就了雕塑史上古典主义的经典和艺术传统,同时也是一种思想桎梏,特别是对于传统的恪守者,团块形式不可逾越。


  然而,这世界大了,在艺术家这个职业序列内从来不乏离经叛道而上下求索的人,这一类人笃信创造是艺术使命的终极所在。

新雕塑:宁静的梦——张卫雕塑作品赏析_俩半石匠

《山海经》


享  利·摩尔在雕塑界中可能是率先向团块身上动土的人,他在雕塑中开了个大洞,扔给世人一个可以对茫茫宇宙想入非非的窗口,自此雕塑从优雅和力之美的世界来到了神秘园。亚历山大·考金尔德也在芝加哥的《火烈鸟》团块上动土,他用剔透的骨架结构完成了他的大鸟。屈米走得更远他在拉·维莱特公园设计中将古典园林布置中的点、线、面三个体系演变成直线和曲线的形式叠加成公园的布局结构,使设计方案具有很强的收缩性和可塑性,首开解构主义的先河。此后雕塑界不乏步屈米后尘者,于是“解构”多散见于装置。以上数例可以佐证艺术家们试图背离团块观念的种种创造。艺术史就是这样,当一种形式呈现出极致以后,它的创造活力就丧失殆尽,于是,总有人不遗余力地寻找新的起点,以践行自己的艺术主张。


  非常欣喜地在美术馆的展览空间中见到了雕塑家张卫的作品《山海经》等一批作品,与团块思维不同的是,张卫的创作方式是将形式从团块里拉伸出来,他找到了一种三角锥体作为符号,然后将这种符号作多向的、线性的连续布置,这种布置令符号呈现出无限伸展的态势,张卫用此构图之法使他的雕塑在视觉心理上形成生长型的印象。当然,所谓生长型只是一种可以知会的意念,它启动了观者从无限伸展— 生长— 生命现象的联想。这种联想不是来自对团块雕塑的审美经验,而是来自艺术符号的启示。

新雕塑:宁静的梦——张卫雕塑作品赏析_俩半石匠

《山海经2》


  符号,有纯粹符号与艺术符号之别。


  若与人类的生活经验无关,它只是纯粹符号,纯粹符号不具有意义,而与艺术无关。   


  艺术符号是指那些有明确象征意义,可以让人直接感受到生命活动的符号。这种符号具有审美的意义。 

新雕塑:宁静的梦——张卫雕塑作品赏析_俩半石匠新雕塑:宁静的梦——张卫雕塑作品赏析_俩半石匠

《翠谷呢喃》


  张卫在他的雕塑创作中乐于启用艺术符号。


  他在《山海经》和《广陵散》启用的符号是三角锥体,而《翠谷呢喃》的符号则是方榫与凹槽。


  在纯粹符号向艺术符号的转换中,通过“移情”为这些符号注入象征生命活动的含义。

 

  移情是一种审美活动,它借助联想发生。在审美移情过程中,客观的形象总是象征主观的思想和情感。


  张卫的创作初衷即是调动符号,在雕塑形象与他的情怀表述之间找到一个“同一”的契合点。


  在纯粹符号向艺术符号的转换过程中, 他通过符号连续布置,获取如山似海的作品形象;通过作品空间内凸点的布置来制造聚散与起伏、突兀与连绵,以 营造作品形式的律动节奏;


  当人们对作品形象有了如山似海的印象,这相似感就将人对山海的情怀自然而然地导入到对作品的联想中,这即是审美移情的过程。作品因此被赋予人的情怀而成为精神的象征。

 新雕塑:宁静的梦——张卫雕塑作品赏析_俩半石匠


  张卫的创作方式为我们提示了一条有别于传统雕塑的创作途径。


  与纯粹直觉的创作方法不同,我们还看到了他理性思维的痕迹。这就是以数字为度量的空间视野,由点、线、面构成的几何形因子,以及这些因子在空间中所建立的生动有趣的视觉形象。


  与复制摹本的传统雕塑不同,在张卫的创作中对形式的想像是第一位的。他对形式的想像不是对自然物的摹似再现,而是将对自然物的记忆化为最简约的符号,通过符号重组,把他对自然物的情怀倾注在重组的符号形象中。我们从作品中读到了他对圣洁大自然的崇拜,就象朝圣者一样,他匍匐在宝石兰般的圣山之下。我们如同聆听一部交响,他以一个形态符号作为主题,用复制的方式呈直线连续布置,就象赋格曲一样奏响前进的生命乐章。我们看到了峰的竞秀和它们绵长的回落,看到了海的无垠和沉静。天地洪荒,自然造就,亘古不移。


  自汉以降,何止万千人诵山海经,其音何其宏广!


  张卫列其中,高歌低吟,尽兴遣怀,信可乐也。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粉丝 阅读49 回复0
上一篇:
曲阳雕刻人与新中国雕刻共成长发布时间:2019-07-13
下一篇:
我们的城市雕塑,为什么总是那么丑?发布时间:2019-07-15
推荐资讯
精选资讯
阅读排行
精选案例展示

   专注传统工匠的现代创作

咨询电话

0311-83536080

周一至周日9:00-18:00

联系邮箱

10266248@qq.cn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冀ICP备15009654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