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版

    扫码体验手机版

  • 微信公众号

    扫码关注公众号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新雕塑 首页 行业资讯 观点

我们的城市雕塑,为什么总是那么丑?

俩半石匠-本文作者
112 0 2019-7-15 14:50
收藏 分享 邀请
摘要

雕塑家必须到现场了解环境,往往一棵树就可能影响到尺度上的变化,光有图纸是绝对感觉不到的

    二战期间,众多犹太人曾被带到布达佩斯的多瑙河边,被要求脱下鞋子,遭到射杀后尸体掉入水中,最后只有鞋子留在了岸边。


    在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的多瑙河畔仍有一些散落的鞋子,这是雕塑家久洛·保尔( Gyula Pauer )为纪念二战中被法西斯杀害的犹太人而创作的。这显然是一件意义非凡的城市雕塑,甚至具有了“纪念碑”的作用。

新雕塑:我们的城市雕塑,为什么总是那么丑?_俩半石匠

    之所以称它们为城市雕塑,是因为城市本身的文化、历史及环境因素是首位的,城市中的雕塑需要建立在这三个因素之上。

新雕塑:我们的城市雕塑,为什么总是那么丑?_俩半石匠新雕塑:我们的城市雕塑,为什么总是那么丑?_俩半石匠新雕塑:我们的城市雕塑,为什么总是那么丑?_俩半石匠新雕塑:我们的城市雕塑,为什么总是那么丑?_俩半石匠新雕塑:我们的城市雕塑,为什么总是那么丑?_俩半石匠

相遇、相拥、亲吻,最终分离的一对恋人


   在格鲁吉亚小镇巴统也有一座“感人”的城市雕塑,雕塑中的男女每天相遇、相拥、亲吻,然后穿过彼此的身体朝不同的方向前行,直至最终分离,犹如一对现实中的恋人。


   这件动态雕塑是由格鲁吉亚雕塑家塔玛拉( Tamara Kvesitadze )根据格鲁吉亚乔治王朝时期的爱情悲剧故事设计建造,塔玛拉用雕塑作品,纯粹的还原了这段爱情故事。


   每天下午七点,他们开始向彼此移动,相遇、四目相接,十分钟后,他们穿过彼此的身体,走向不同的方向,继续前行直至最终分离。最后,他们孤独的待在原地,静静等待第二天的相遇、相拥......每天往返如此。

新雕塑:我们的城市雕塑,为什么总是那么丑?_俩半石匠

那一对恋人


   相较来看,我们的很多城市雕塑差在哪?我想,它们不仅缺失了多瑙河畔那些散落鞋子的历史感,也没有格鲁吉亚小镇那凄美文学作品的艺术转换,就连最基本的环境因素也不考虑,在这种情况下,想不“丑”很难吧?


   每一个城市都是独特的,都有自己特有的“文化身份”。如果我们依然在克隆别人的经典,依然在一些“领导”的随心所欲下“美化”城市,这不仅矮化了自己城市应有的能力,也愚昧了大众的文化认知。

新雕塑:我们的城市雕塑,为什么总是那么丑?_俩半石匠

安东尼·葛姆雷在山上的作品

新雕塑:我们的城市雕塑,为什么总是那么丑?_俩半石匠

安东尼·葛姆雷在沙滩上的走品

   著名雕塑家安东尼·葛姆雷也有许多公共雕塑,70 年代初在印度和斯里兰卡的佛教修禅经历对他的创作产生了深刻地影响,体现在作品上,就是雕塑的冥想与宁静。

   当观众站在雪山下,当观众在沙滩等敏感地表上留下车印、足迹时,也自然地成为了他作品的一部分。葛姆雷的作品试图邀请观众重新考虑自己在时间和空间中的位置,并让自己的经验与作品互相作用。他从不迎合规则,而是引导观众思考自己的生存环境。

新雕塑:我们的城市雕塑,为什么总是那么丑?_俩半石匠

安东尼·葛姆雷的公共雕塑

   这是公共雕塑的另一种形式,它不仅完美的融入到了环境中,更给大家带来了思考空间。雕塑家钱绍武谈到雕塑与环境的关系时曾说:“雕塑家必须到现场了解环境,往往一棵树就可能影响到尺度上的变化,光有图纸是绝对感觉不到的。”

   也有雕塑家曾给出更为通俗、易感知的对优秀城市雕塑的理解:“我认为一个街区,一个社区或一个村口,如果某一件作品是颇具想象力、颇具设计力的摆放,那它一定能够统治、震撼那个广场,形成一个重要的视点。某天它突然被移走了,人们会感觉不适应,我认为这就是成功的公共艺术。比如村口老榆树上的钟,若干年回到这里,找不到那个东西,我有一种失落感,我觉得这就是最好的公共艺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本文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关注皇尧御匠服务号获取雕塑案例最新报价
阅读排行
Powered by Discuz!X3.4 ©2001-2013 Comsenz Inc.雕塑设计·新雕塑( 冀ICP备15009654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