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版

    扫码体验手机版

  • 微信公众号

    扫码关注公众号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新雕塑 首页 行业资讯 观点

曲阳雕塑·十年鉴

俩半石匠-本文作者
92 0 2019-11-29 11:20
收藏 分享 邀请
摘要

这十年,可以说是在新中国以来,曲阳石雕史上发生最为剧烈震荡变化的十年,旧有的意识形态观念碰撞新生的时代理念;新老匠人的更替与艺术创新动力的勃勃生机;新兴的电脑科技与古老手工技艺的市场较量;相继成立的行 ...

时光如梭,2009-2019的十年,随着2019年所剩无几的日历也将很快消逝。十年往事历历在目,还如昨天般鲜活。这十年,可以说是在新中国以来,曲阳石雕史上发生最为剧烈震荡变化的十年,旧有的意识形态观念碰撞新生的时代理念;新老匠人的更替与艺术创新动力的勃勃生机;新兴的电脑科技与古老手工技艺的市场较量;相继成立的行业协会组织是相互制衡还是携手发展;...在即将迈进21世纪20年代的昨天,曲阳石雕界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机缘邂逅和生存启示。本文力求通过历史的角度,客观、公正的看待发生在这十年事物的影响力,并无意针对某一人或某一社团组织发难,尊重客观事实,积极提倡对曲阳雕塑从业者有积极引导的正面事物影响力,为业界发展提供更为清晰的思考与评判。

 

一,县政府与曲阳雕塑

新雕塑:曲阳雕塑·十年鉴_俩半石匠

第八届中国曲阳国际雕塑(定瓷)文化艺术节(2018年)


由曲阳县政府主办肇始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曲阳雕刻艺术节,由原来“中国曲阳石木雕刻艺术节”、“国际雕刻(定瓷)艺术节”陆陆续续截至2018年共办到第八届,2017年举办的艺术节开始使用“中国曲阳国际雕塑(定瓷)艺术节”的会标,使用二十多年的“雕刻”一词悄悄更换为“雕塑”,一个词汇的改变,渐变出曲阳石雕由“技艺”到“学术”、由“单科”到“门类”的新生变化。雕刻,仅做为“雕塑”门类其一的技艺,而“雕塑”是包含各种雕刻、塑造活动的学术总称,是近代中国由西方美术体系引进的一门重要艺术学科。

 

曲阳石雕是历经两千多年的历史传承技艺,曲阳石雕代表这个行业也无可厚非,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开始,由于雕塑市场需求所衍生出不锈钢、金属铸造、水泥、陶瓷、玻璃钢树脂等材质的介入,改变了曲阳石材单一雕刻的局面,并发展成相应规模。曲阳雕刻艺术节的称谓已经逐渐不能完全包含所衍生出的众多分支雕塑行业,雕塑艺术节的称谓既是包容了现代曲阳雕塑更广泛的多元行业,另一层面也象征雕刻、雕塑趋向于科学化、系统化、学术化的方针靠拢。

 

适逢曲阳县政府倾力打造曲阳县“两都、两地(世界雕塑艺术之都、中国北方瓷都,全国文化旅游目的地、绿色产业发展基地)”宏大目标,近几年,县委、县政府每年都积极支持在曲阳举办的各类雕塑大赛、大展活动,为曲阳雕塑艺术弘扬做出巨大贡献。2016年7月,曲阳县委、县政府出台《曲阳县工艺美术大师奖励试行办法》政策,提出加强曲阳工艺美术大师队伍建设,提升行业软实力,鼓励大师技艺创新,开展学术研究,支持参加学术交流活动,建立工艺美术大师奖励和津贴制度等十个方面的激励政策。2018年又相继成立“曲阳县雕塑、定瓷人才库”对35周岁以下的业内优秀青年给予扶持与资金鼓励,储备曲阳雕塑的后续人才,所有工作由县政府雕刻行业管理办公室具体实施执行,曲阳雕刻学校、曲阳职教中心以及其他美术院校毕业的曲阳籍雕塑艺术学生优先入库,为曲阳雕塑艺术届吸收新鲜血液奠定基石。另外,针对曲阳雕塑界省、市工艺美术大师存在的学历偏低问题,曲阳县政府雕刻行业管理办公室积极联系国家开放大学成人再教育,为工美大师文化学历升级解决学费补助,对工美大师人才队伍卸掉包袱再创辉煌创造条件,各项举措得到业内普遍好评并被其它工艺美术产区所借鉴使用。

 

2017年7月,住建部公布第二批全国特色小镇名单,曲阳县羊平雕刻小镇榜上有名,又为曲阳雕刻之乡增加新的靓点。随即,雕刻小镇的全新设计规划与建设也提上日程,与之呼声最高的京昆高速路(G5)曲阳南高速口也于2019年7月开工建设,预计很快也将通行,给曲阳雕塑核心产业区域提供最大的交通便利条件。

 

纵观近十年曲阳雕塑的产业发展,以政府扶持的羊平艺术家部落、现代产业园区以及8号艺术区的相继落成,为曲阳雕塑未来可持续发展提供了硬件基础,在面临经济、生态、环保压力下,雕塑企业的优胜劣汰也将难逃生存法则。2017年4月,雄安新区的设立,未来城市雕塑与园林的建设也将会进入启动期,与之毗邻的曲阳雕塑产业集群也会进入新的历史活跃期,但是,更加规范与合格的雕塑企业必将占领先机,为雄安新区千年大计的蓝图注入新时代曲阳匠人精神的符号。


二,曲阳雕塑的巨大损失-大师的离世

新雕塑:曲阳雕塑·十年鉴_俩半石匠

卢进桥(左)与甄彦苍(右)大师合影(2009年元月)


1. 卢进桥(1927-2009)

 

2009年2月,新中国石雕界首位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卢进桥老先生去世,享年82岁。

 

卢进桥大师可以说是新中国建国以来,曲阳石雕的第一代民间匠人的代表,这一代人经历了国家成立与首都北京的重要石刻工程建设,并目睹十年文革浩劫中曲阳石雕的落寞与无奈,改革开放以后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石雕创作与事业奋斗中。这一代匠人身上普遍具有中国民间艺人吃苦耐劳、艰苦朴素的共性,在雕塑艺术创作上这一代人的作品既保留了中国传统审美意韵又具有了新中国以来经历磨练的坚韧内,形成一种承接唐宋之气融入力量与洒脱的特殊风格,成熟的刀法与巧妙的设计是这一代工匠典型的时代标志。他们这一时期作品端庄大气,整体感很强,卢进桥大师的代表作《三大士》、《天女散花》、《驯兽观音》等直到如今不乏曲阳许多雕塑工厂还能看到模仿或稍加改造的其形象雕塑,可见影响之深远。

 

卢进桥大师的去世,代表了新中国以来曲阳石雕第一代新老艺人的交接更替,在“后卢进桥时代” 新生的第二代艺人正在冉冉升起,虽然现在还无法确定谁在艺术成就上能够取代卢进桥大师的显赫地位,但是很多有艺术院校学习经历的雕塑后生运用当代艺术理念和系统化的美学知识雕塑属于这个时代的精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站在大师的肩头才能看的更远。

 

 

2. 甄彦苍(1938-2014)

 

2014年11月,第一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曲阳石雕)代表性传承人甄彦苍先生因病去世,享年76岁。

 

甄彦苍大师在曲阳雕塑界属于神话故事般的人物,一生跌宕起伏,富于传奇色彩。青少年时期命运多波折,时至36岁师从曲阳名师刘东元学习雕刻技艺,80年代自学仿西洋雕塑技法,异军突起,带领几百号乡间农民开办石雕工厂,传徒授艺,所做石雕产品参加广州商品交易会被抢购一空,订单如雪片般飞来,甄彦苍大师开创的仿西洋流派石雕盛极一时,产品远销欧美几十个国家与地区,甚至西洋雕塑故乡-意大利都有大量订单。甄彦苍大师在模仿西洋雕塑精品的同时,还借鉴西洋手法创作再造新式西洋雕塑,新颖的造型,巧妙的设计,其产品在欧美市场赢得广泛赞誉。直到本世纪初随着欧美经济危机的出现,出口贸易受创,甄彦苍大师又把产品瞄准国内各地欧式住宅小区与园林配套建设,产业再度兴荣。甄彦苍大师的成功是其犀利的眼光与理智决断不无关系,紧抓时事脉搏,开拓进取,奋斗不止,甄彦苍大师具有挑战人生,独辟蹊跷的能量,这无疑是甄彦苍大师独到之处,为曲阳雕塑产业难得的楷模之才。甄彦苍大师饱读诗书,博学多才,晚年出版富含人生哲理的《静思录》一书,并创作系列以环保、道德为启示的雕塑作品,富含教育与警示意义。

     2011年,70有余的甄彦苍大师参加第六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的评选,因故遗憾未能入选。虽然甄彦苍大师落选国家级大师的评选,但在曲阳雕塑人心中甄彦苍大师已无愧于大师级称号,其开创的仿西洋流派石雕已经深深影响到当代曲阳雕塑界的历史格局。


新雕塑:曲阳雕塑·十年鉴_俩半石匠

陈文增大师、甄彦苍大师与曲阳青年艺术家一起(2009年)


1. 陈文增(1954-2016)

   

2016年6月,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定瓷烧制)代表性传承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陈文增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不幸去世,享年63岁。

 

只所以把陈文增大师放在曲阳雕塑界十年鉴的内容里,是因为陈文增大师不仅仅是中国定瓷界的翘楚,在其生命历程中与曲阳雕塑的交集也是交相辉映。1992年陈文增大师的定瓷有限公司在曲阳县城南2公里处建厂开业,毗邻卢进桥雕塑工厂与曲阳雕刻学校,以及后迁来的甄彦苍大师的新颖雕刻厂都相隔不远,陈文增大师与卢进桥、甄彦苍、雕刻学校的校长、书记皆是交往甚密,也多次受邀参与雕塑界的一些重大活动,并对一些雕塑提出自己的中肯的见解。尤其是2009年以后,成立的河北省工艺美术协会雕塑艺术委员会,多次举办的雕塑艺术培训班都少不了邀请来陈文增大师讲述诗词、书法、陶瓷与艺术的讲座,雕塑如作诗,功夫在诗外。文化艺术的涵养才能哺育出生动的艺术品,雕塑更大的价值是其文化的附加值。诗词歌赋的韵律、书法艺术的法度、古人君子的操守,陈文增大师用循循善诱的教导为雕塑界的中青年学子提倡多读书、读好书,不怕跨界的阅读,为雕塑创作积累丰富的素材与经验。

 

“可叹三千回合后,嶙峋瘦马骨可敲”陈文增大师的诗词生动的写照了其辛劳操持的一生,年仅63岁的生命终结令多少人扼腕叹息。心系曲阳雕塑发展的陈文增大师生前曾说,曲阳雕塑界如果再有一个他全身心投入,还能发展的更快些,可惜无法分身而行。曲阳雕塑、定瓷这两项著名的国家级非物质遗产项目,正是因为有责任与担当的大师奠基了坚实基础,才为未来的接力者提供了无限的可能。

 

大师,是一个时代的标杆,这十年间三位大师的离世,无疑是曲阳艺术界的巨大损失,但他们的坚持与守望精神、开拓与奋斗的成就,永远是雕塑从业者源源不断学习的榜样。

 

三,民间社团的崛起



2008年的河北省工艺美术协会雕塑艺术委员会在曲阳成立,曲阳雕塑界相继成立了曲阳县雕塑研究所(2009年)、曲阳县工艺美术学会(2011年)、曲阳石雕传统手工艺研究所(2014年)、中国雕塑家协会石雕委员会(2015年成立,2016年民政部把中国雕塑家协会列为第八批“离岸社团”石雕委员会随即取消活动)、河北省石雕协会(2017年)、河北省轻工行业协会雕塑技能学术委员会(2017年)、河北省工艺美术协会定窑瓷塑研究所(2017年)。以上不包含未注册与无主管单位以及从未举行任何活动的相应社团组织。

 在一个县域的雕塑产业集群里,汇集如此之多的社团组织,想必全国罕见,每一个不同的社团组织汇集几百到几人不等,如何评价这一现象?第一,要看给曲阳雕塑行业树立了如何的影响力;第二对曲阳雕塑艺术水平的引导与提升有哪些贡献。


新雕塑:曲阳雕塑·十年鉴_俩半石匠

河北省工艺美术协会雕塑专业委员会成立  (2008年)


中肯的看待问题,首屈一指的应该是成立最早的“河北省工艺美术协会雕塑专业委员会”(2012年后更名为河北省工艺美术协会雕塑艺术指导委员会,以下简称省雕塑指委会),2008年成立的省雕塑指委会首任会长是甄彦苍大师,秘书长杨跃武先生,委员会办公地原为曲阳县雕刻艺术宫,后为曲阳县国际雕塑交易中心。2009年与曲阳雕刻学校合作举办了第一届河北省雕塑艺术大赛,提出以雕塑创作、创新的参赛作品理念,成为曲阳雕塑界的一大盛事。自从2009-2015年共陆续举办了5届河北省雕塑艺术大赛,2016年举办了一届“金石盟”雕塑创作营的大赛,期间每年多次组织曲阳雕塑从业者积极参加全国工艺美术行业的各项赛事,为曲阳雕塑在国内业界赢得诸多荣誉。邀请雕塑名家、教授举行多期雕塑艺术培训班,出版雕塑行业内部杂志《曲阳雕塑》、《河北雕塑》,宣传报道业内资讯、优秀雕塑家与优秀雕塑企业,推荐雕塑行业优秀人员申报河北省工艺美术大师荣誉称号、优秀年度人物的评选,以及石雕工匠的职称考核工作等,可以说省雕塑指委会所做出的贡献对曲阳雕塑的影响是巨大的,许多有思想的雕塑从业者开始有了从工匠到艺术家的路线转变,从制造到创造是思维的改变。省雕塑指委会为曲阳雕塑界提高艺术水平、打造创作型雕塑艺术家为方向的重要转折时期做了有力推手。


新雕塑:曲阳雕塑·十年鉴_俩半石匠

省雕塑指委会组织雕塑人员参加全国工艺美术大赛


曲阳县雕塑研究所是继省雕塑指委会成立后第一个曲阳县级民办雕塑学术研究机构,主管单位曲阳县科技局,现任所长和海龙先生,法人韩营祥先生,现雕塑研究所艺术馆雕刻广场西北侧。从成立之初6人到2019年增容为9人,也是曲阳雕塑界人员最少的社团组织,9人中有8人先后毕业于曲阳雕刻学校,热衷雕塑创作,各有所长,其机构截至2019年共获得省级以上工艺美术雕塑、石雕类评比重要奖项270多项,有几十件雕塑作品被中国美术馆、中国工艺美术馆、河北省美术馆、河北省文史馆、河北民俗博物馆、石家庄美术馆、河北大学、四川文化艺术学院、湖南科大艺术学院等等以及台湾、老挝、摩洛哥、西班牙等国家与地区艺术机构收藏陈列,为曲阳雕塑的文化艺术传播做出了积极贡献。多人被曲阳雕刻学校、曲阳职业教育中心、河北大学文化创意中心、河北省雕塑艺术培训中心、景德镇陶瓷大学美术学院等院校特聘为专业教师与教授,5人被先后被授予为河北省工艺美术大师荣誉称号,多人被政府相关组织授予“全国五一劳动奖章”、“河北省劳动模范”、“河北省突出贡献技师”、“河北省能工巧匠”、“燕赵之星”、“保定市先进个人”等各种荣誉奖励60余项。所有的成功荣誉不会是幸运女神垂顾,背后是曲阳县雕塑研究所成员不懈追求的汗水与对曲阳雕塑执著的感情。无疑,曲阳县雕塑研究所作为曲阳雕塑界最小的社团组织,继承了老一辈的艰苦奋斗的拼搏毅力,开拓了曲阳雕塑当代原创团队的先河,也对新世纪曲阳雕塑艺术发展树立可借鉴的实际价值与重要意义。


新雕塑:曲阳雕塑·十年鉴_俩半石匠

曲阳县雕塑研究所全体人员合影 (成立于2009年)


新雕塑:曲阳雕塑·十年鉴_俩半石匠

河北省石雕协会在曲阳成立(2017年)


河北省石雕协会成立于2017年,是原2015年成立的“中国雕塑家协会石雕委员会”,于2016年受到国家民政部公布的第八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名单影响,重新组织架构注册成立,由河北省文化厅(现河北省文化和旅游厅)主管,属河北省一级行业协会,首任会长甄丛达先生,秘书长王建庄先生,办公地曲阳县雕刻城雕刻艺术宫。河北省石雕协会参会人员主要以雕塑企业、雕塑从业人员为主,近两年积极与省文旅厅文旅行业协会、曲阳县政府部门合作,协助承办第七、八届曲阳雕塑艺术节雕塑展览、雄安新区曲阳雕塑大师作品展、河北省中青年石雕技艺大赛等项目,组织行业人员参加河北省特色文博会、河北省文化和旅游文创大赛等,为发现石雕非遗技艺型新人新秀、拓展曲阳雕塑行业优势、协调政府政策与企业对接等做出了积极贡献。


新雕塑:曲阳雕塑·十年鉴_俩半石匠

河北省轻工行业协会雕塑技能学术委员会成立仪式(2017年)


河北省轻工行业协会雕塑技能学术委员会是继2013年5月中国政府网发布《国务院关于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等事项的决定》后,“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不再由工信部“官办”,而交由行业协会评选,河北省相应成立了河北省轻工行业协会,接替了由原省工信厅与河北省工艺美术协会评选工艺美术大师的工作,2017年成立河北省轻工行业协会的二级分会“雕塑技能学术委员会”,主任高英坡先生,秘书长王月明先生,办公地曲阳县羊平镇艺术家部落。雕塑技能学术委员会近几年活动比较频繁,继承了原河北省工艺美术协会雕塑艺术指导委员会开办学习培训的高研班传统,邀请雕塑界专家教授讲述专业雕塑课程,为培育新一代省级工艺美术雕塑类大师提高技艺水平、开阔视野做出了显著贡献。2017年雕塑技能学术委员会协助河北省轻工行业协会主办的第四届河北省工艺美术大师雕塑类的评选工作,在羊平艺术家部落举办了一系列的雕塑技艺与展览的评比,为雕塑优秀人才推荐河北省工艺美术大师人选铺设了“星光大道”。


雕塑类社团的建设是雕塑人共同对话与交流提高的平台,也是协助政府协调行业规则的群众性自发组织,是共谋行业发展团队精神前进的动力。正确与公平的核心价值观、热心公益付出、对政策知识的共享决定了社团组织的发展与影响力高度。密集的社团组织崛起,既反映了行业本身的需求,也是对行业深入挖掘可行性发展的探索。诚然,曲阳雕塑细化的门类正在逐渐清晰,多社团组织的行业同时也会是一把双刃剑,重复的建设、相互重叠的入会人员、多重会费的缴付、展览赛事的泛滥、追慕虚荣的评比等等都会加重行业人员的负担。三国演义云“天下大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一语道破自然事物的规律,随着野蛮的自然生长,行业自我修复与理智的评判,曲阳雕塑的社团建设热度也会逐步趋于冷静,相反的是更加细致化的雕塑专业门类将会持续升温,对促进行业转型升级,技艺平台公平对话与互补需求提供更健康的条件。

 

四,评选省市“工美大师”的热潮


河北省工艺美术大师的评选是伴随着2006年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的重启拉开了帷幕,分别于2006年、2009年、2011年、2017年举办了四届河北省工艺美术大师的评选,保定市工艺美术大师的评选也于2013年、2016年举办了两届。截至2019年曲阳雕塑行业共诞生出3名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在世),42名省级工艺美术大师(其中两名已经去世,以及含前三届评选出的省二级工艺美术大师),38名保定市级工艺美术大师。

 

无论如何,工艺美术大师的评选是近十年来最具争议的话题。号称十万从业人数的曲阳雕塑行业拥有不过百人的省、市工艺美术大师,实则凤毛麟角,但在一个县域传统工艺美术行业中已经位列省内前茅。工艺美术大师荣誉的获得者理应是行业内优中选优的杰出者,无论是雕塑设计创新前行的开拓者,还是守护古老传统手艺的继承者,甚至是雕塑行业的巨大贡献者,他们是行业中的精英,受到政府以及业内的尊敬与推崇。因此,每届的工艺美术大师评选也异常激烈,公布出的入选名单,往往备受关注,质疑之声不断,也是在情理之中。必定在一个县域的行业之中,基本上大家还是有一定的相互了解,人人心中会有一杆秤。按照国务院颁布《传统工艺美术保护条例》以及河北省政府施行《河北省传统工艺美术保护办法》,评选出的工艺美术大师荣誉获得者,证书都加盖了省政府的公章,具有了官方认可的意味。2013年受《国务院关于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等事项的决定》文件改革影响,自第四届评选河北省工艺美术大师起,新颁发的省级工艺美术大师证已经没有了河北省政府的公章,新盖的公章是河北省轻工行业协会,多多少少会令人感觉份量变轻。当然,我们也不否认,在评选中会出现“侥幸”与“意外”的人选,关键是评选之后的工艺美术大师还是否在继续安心从事雕塑领域的创作、研究、传承?更加努力的回报这一来之不易的荣誉,更加珍惜政府与行业的认可,这才是衡量一位工艺美术大师的真正价值体现。随着网络不断爆出的各地的“虚假大师丑闻”,工美大师荣誉的含金量正在被削弱,抛弃耀眼的“大师”光芒,消费市场开始看重作品的质量,理智对待作者的创意与技艺水平,不久的将来,“人傻,钱多,只认大师作品”的畸形消费逐渐不复存在,一个更健康、理性的工艺美术消费时代将会来临。

 

对获得省市工艺美术大师荣誉的从业者后续管理目前还未见有相关政策出台,仅查阅到河北省工艺美术大师评审细则最后一项附则补充:凡有下列情况之一者,经河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研究,并报省人民政府批准,可以撤销其荣誉称号,收回荣誉证书,取消其因获河北省工艺美术大师而享受的一切待遇,1,伪造事迹,窃取他人成果或者其他严重丧失艺德骗取荣誉称号的;2,品行堕落,在社会和群众中影响不良的;3,因有犯罪行为,被追究刑事责任的。省市工艺美术大师荣誉的终身制不应包容其获得荣誉后的不思进取,损害同行利益的不良行为,应该由地方主管部门予以制止,并提出严重警告,取消其享受的大师津贴待遇,屡教不改者当上报上一级主管单位,取消其大师荣誉。对获得大师荣誉后从业者的年度成绩考核,也应该是树立常规的褒奖制度。工艺美术大师本身只是政府与行业协会授予的一个荣誉称号,“大师热”的现象在全国工艺美术界正在逐步降温,回到作品、回到初心,以优异作品奉献人民、改良社会文化生态、提高艺术修养审美,这才是工艺美术大师应具备的职业素养。


最新的消息补充:2019年116日,由中国轻工业联合会主办的“首届中国工艺美术博览会”同期活动之一——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自律管理座谈会在南京举行。中国轻工业联合会会长张崇和出席并讲话,会议由中国轻工业联合会党委副书记徐祥楠主持。会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浦永祥就《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自律办法》征求意见稿作说明,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第七届中国工艺美术评选牵头单位代表、工艺美术重点产业集群代表、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代表以及行业专家代表齐聚南京,共同探寻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队伍健康规范发展路径。对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的管理办法正在实施中,预计所有级别的工艺美术大师也将很快纳入各省市、自治区的管理中,《办法》将对整个中国工艺美术的行业发展促进将会更加有利。



五,雕塑制作技术的工具革命



曲阳石雕的制作过程使用铁质锤子、钎子敲了几百个世纪,一直到上个世纪60年代后期,曲阳石雕开始出现了合成冶炼金属,简称“合金钢”,被焊接在钢铁制成的钎子头端,极大延长了工具的使用寿命,成为了石雕石刻必备的利器。90年代初电动工具介入石雕工作,一般为手持式角磨机或切割机,以及可以更换各种磨头的直磨机。电动工具的普及使用,加快了石雕制作周期,至九十年代末21世纪初,石雕厂基本上遇到停电就会停工放假的现象,进入21世纪以后,更为精细与先进的电动工具陆续投入到曲阳石雕行业,随着使用电动工具的熟练程度,甚至石雕制作完成也没有使用锤钎。

 

其中还有一种石雕辅助工具在九十年代开始普及,那就是“点石仪”使用。点石仪的工作原理是根据雕塑模型1:1复制石雕的简易工具,其通过自带的万向轴从雕塑模型上不间断的寻找高点、低点、转折点等,再通过石雕上寻找同样位置的点逐步连接,修整达到与雕塑模型基本相同的石质雕塑。五十年代,首都北京建造人民英雄纪念碑,曲阳有大批工匠参与纪念碑基座浮雕的加工制作,刘开渠、滑天友、曾竹韶等众多留学归来的先生创作雕塑原稿,再由曲阳工匠依据雕塑模型借助点石仪制作石雕,这应该是曲阳石雕匠人最早使用点石仪的记录了。至于为何在90年代“点石仪”才开始大行其道?其中最重要的因素莫过于建校于1986年的河北曲阳雕刻学校,至九十年代中期,一批掌握了雕塑技能的毕业学生,开创了雕塑工作室,根据雕刻、雕塑工厂的需求制作泥塑模型,为石雕工厂的加工制作质量提供了有力的保障。雕塑模型的大量出现,催生了使用“点石仪”加工技术的传播,更重要的是石雕工匠学习借助点石仪的操作相比学习雕塑技艺要容易的多。新兴的衍生行业自动分流了“做雕塑”与“做石雕”的两个工种。

 

2010年左右,一种通过制作木质家具浮雕的雕刻机改造的石雕雕刻机逐渐开始在曲阳推广,依靠雕塑模型、数据编程的指令,由雕刻机自动完成石雕的制作过程,有效的解决了浮雕、园林栏板等重复图案的加工难度,解放了雕刻工匠的繁重工作。2014年以后,一种更加先进的现代电脑操控的“3维雕刻机”又强势在曲阳登陆,该机器多轴共同工作的高效率令石雕工匠惊呼“抢饭碗”的高科技来了!与此同时,雕塑石材加工的“水切割”、“激光切割”、“ZB数据雕塑”、“3维数据扫描”等等高科技含量项目相继于曲阳落地开花,对旧有的石雕石刻、雕塑模型行业模式产生了史无前例的严酷洗礼。


高科技机械介入雕塑行业,是历史进程中不可阻挡的趋势,直接倾轧低端技术与高消耗工匠的生存空间,“狼来了”的时代,不进步则被吞噬。冷静的分析,慎重的选择,许多从事石雕或雕塑的工匠不得不重新考虑所面临的严峻形势,以积极的心态学习高科技机械原理,从中去掌握其人工操作的技巧。形成传统的雕塑模型行业不过20来年,马上又面临了电脑“数字雕塑技术”的挑战,在日新月异的科技时代,工具的进步更逐渐凸显出人类智慧才是无可替代的优势,一批由制作到创作型的中青年雕塑工作者在过渡中正在崭露头角,如何利用好先进的生产工具创作出这个时代的优秀雕塑作品是本时期曲阳面对的重要课题。

 

     另外不可忽视的是依然采用原始雕刻技法的一部分曲阳石刻工匠,运用熟练的曲阳传统雕刻技法模仿古代造像艺术的形象依然存在,而且在高科技雕刻机械发达的今天,对古老传承技艺的重视更显得无比宝贵,对非遗文化的保护与传承政策更要积极倾向于这些掌握曲阳石雕技艺“活化石”的传人,只有让他们获得应该的尊重与身份,才会有接替他们的青年一代把“石雕技艺薪火”传递下去。


新雕塑:曲阳雕塑·十年鉴_俩半石匠

曲阳民间传统手工艺石雕匠人(2019年)


六,十年回首重整前行

新雕塑:曲阳雕塑·十年鉴_俩半石匠

刘同保大师石雕作品《雕刻之乡》


回顾十年,曲阳雕塑行业出现的各种新生事物如雨后春笋,在时间的磨砺下,有的黯然失色,有的茁壮成长。雕塑行业本是非常之小众的行业,但在中国各地却与此相关的产业却有很多。仅石雕行业就有福建惠安、山东嘉祥、重庆大足、广东云浮等,其它小型集聚区如浙江温岭、宜兴万石、陕西绥德等,在石雕行业中,曲阳悠久的石雕历史最具卓越,福建惠安依托临海优势石雕产业发展最快。

 

  新一代的消费群体正在发生变化,固定僵化的模式与传统的造型观念已经逐渐不再适合成长起来的80后、90后甚至00后,对雕塑艺术的升级与再造,需要更多的对时代更为了解的青年雕塑艺术人才注入新的活力,如何挽留住曲阳籍毕业于美术院校的大学生以及引进其他地区的优秀青年雕塑家,加入到曲阳雕塑创作、生活、开启人生的起点是政府、行业共同思考的问题,新鲜血液的融入才能蜕变出无限的可能。不可否认的是,曲阳雕塑界的同仁普遍文化水平较低,对艺术学术的理解还未有更深层次的探究,再加上这些年政府、行业对“工艺美术大师”荣誉的重视,许多对当代雕塑艺术刚刚绽露的青年苗子也很快的枯萎,对青年雕塑工作者的关怀就是对明天曲阳雕塑发展的培育与奠基,新时代艺术号角早已经吹响,如何让传承千年的曲阳雕塑在当代大美术领域也能依然分的一席?这也是太多心系曲阳雕塑发展的业界专家所期 盼的。2019年,代表国家美术发展成就每5年一届的第十三届全国美术大展已经进入尾声,无论曲阳雕塑还是曲阳石雕无一作品入选,无缘登上国家美术大展的舞台,不知道能有谁会对此唏嘘不止。对“工艺美术大师”荣誉的过度追求,已经使我们雕塑工作者丧失了对雕塑艺术的冷静与深入,曲阳从事雕塑的工作者都应该扪心自问,在老一辈曲阳大师的辉煌相继逝去,新一代雕塑从业者如何摆脱曲阳当代雕塑艺术平庸的危机。


“一枝独秀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从技艺再到学术,我们还是慢了一拍,远在福建的惠安已有多人入选国家美术大展。近十年,福建惠安石雕艺术的发展不仅仅是实业经济的崛起,每年连续不断举办的雕刻艺术博览会、应届高校毕业生石雕创作营、传统石雕大赛、美术院校的石雕课程与石雕艺术交流、雕塑艺术家的入驻等等,无疑为福建惠安的雕塑崛起增加诸多的潜能与机遇。“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是否认识到差距,寻找解决的途径,对曲阳雕塑艺术发展树立正确宏观构想与多角度扶持激励,是未来曲阳雕塑历史再度辉煌的根本。

(完)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本文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关注皇尧御匠服务号获取雕塑案例最新报价
阅读排行
Powered by Discuz!X3.4 ©2001-2013 Comsenz Inc.雕塑设计·新雕塑( 冀ICP备15009654号 )